English version
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苗学研究>> 经典文章>> 正文
民族旅游社区参与的“工分制”
作者:李天翼 来源:《贵州民族学院学报》 日期:2016-05-14 阅读:1860

本文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对上郎德村以“工分制”为基础,以集体分配为形式的社区参与旅游模式作了概括的介绍,并探讨了“工分制”旅游参与模式对上郎德苗族社区经济的积极影响以及对该社区传统文化的正效应,最后探索了这一模式在构建民族旅游发展模式的可能性。

 

民族旅游是我国西部地区最近十几年来兴起的一种旅游形式。然而对于各个民族旅游地社区来说,由于旅游目的地社区参与模式更多由政府、旅游局和旅游公司等外在部门来主导,因此在旅游开发中,村民在旅游决策、管理和收益等方面均处于“弱势”的地位。而贵州省雷山县上郎德苗族社区的民族旅游开发却独辟蹊径,主要采用以“工分制”的社区全民参与旅游模式,从而实现了村民对旅游经济、管理、决策的全面控制。不仅确保了社区居民的旅游收益,也激发了村民参与旅游的积极性。因此,探讨少数民族旅游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成功案例,不仅对于拓展、建构旅游人类学的发展理论有重要的作用,对于引导乡村社区居民有效地参与旅游开发同样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一、上郎德村及其 “工分制”社区参与旅游模式

上郎德村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北部,西距省会贵阳260公里,北距州府凯里27公里,南距雷山县城13公里。全寨共128户,530人。1986年被国家文物局列为全国第一座露天苗族风情博物馆,1997年被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2001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贵州省典型的民族文化旅游开发景点,上郎德村苗族文化十分浓厚,是贵州省“巴拉河民族旅游示范项目区”规划的旅游村寨之一。自1987年开始自办旅游开发以来,上郎德村的民族旅游发展很快。截止到2005年,已累计接待游客

上百万人次。

 “工分制”是我国上世纪人民公社化时期的一种生产与分配制度。它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计量社员参加集体劳动的数量和质量并获取相应劳动报酬的一种形式。后来,由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出现,工分制也随之被废除而“消亡”。不过自1986年进行旅游开发以来,上郎德村的旅游社区参与就一直采用了工分制的形式,并且经过二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上郎苗寨探索出了一套完整的利益分配“工分制”的模式。

目前,郎德上寨社区旅游“工分制”有以下几个特征:

1、歌舞表演是社区最主要的旅游项目,本寨全体村民,都有平等参与表演与分配权。原则上全寨每个村民都可以来参加表演与进行分配。但由于有的村民外出打工或在外读书、工作等原因,目前能正常参与旅游表演接待的约有300人左右。在外面读书或工作的村民回村时均可参与接待,但出嫁的姑娘除外。

2、凭分记酬,按劳分配。村委规定,在旅游接待的表演总收入中,村委提留30%,用于寨上修桥补路,维护寨容寨貌以及与旅游有关的开支。其余的70%对村民按劳分配,凭工分计酬。每场旅游接待以家庭为单位,按家庭实际出工人数,记工分一次,多来多得,少来少得,不来不得,每月结帐一次。旅游收入和分配情况定期公布,受村民监督。

3、村民按参加接待按“角色”和“着装”不同而工分不同(见表1、表2)。

1:上郎苗寨旅游接待“角色”工分表

角色名称

 桌长

迎客

芦笙

 陪场

演员

 学生

管理者

 工分值

  1

  1

  9

  6

  4

  1-5

  18

2:上郎苗寨旅游接待“着装”工分表

着装名称

 长衣

便衣

盛装

盛装加银衣

盛装加银衣银角

工分值

  10

  9

  11

   15

     20

4、在确保人人有平等参与旅游接待的基础上,“工分制”向普通群众、妇女、老人、小孩等弱势群体倾斜。例如参与旅游管理的旅游接待小组成员每个人每场只能拿18分,而群众演员每人每场最高的可拿20分;作为演员的妇女如果能全程参与完整个接待表演,其工分数要高于参与全程表演的男性;上了70岁的老人和老年病号每场都有6分。

5、为保证群众能按时和自始至终参与旅游接待,村里实行严格的工分票分阶段发放制度,村里根据不同参与人员制作不同分值的工分票,以穿戴是否整齐和是否按时到岗到位来分阶段发放,由有关村干负责各组(如老年组、妇女组、表演组、学生组等)工分票的发放和回收登记。

6、每场表演散场后登记工分,然后月底分红。每场表演结束后,由各组发票人员负责收缴登记,再到村会计处汇总。村会计必须把每场接待中每户居民所得工分作登记,每月结算一次进行分红。会计须算出各户月总工分,再算出当月全村总工分和当月可分配金额总数,然后以当月总收入确定当月每个工分值多少钱,最后算出每户村民应分得的金额数。

在管理方面,2002年以前,上郎德苗寨的旅游管理工作主要由村委会负责。每当有旅游团队或旅游接待任务时,由村委会成员负责用广播通知各家各户前来迎客接待。

目前,上郎德苗寨的旅游管理机构主要是旅游接待办公室(也称为旅游接待小组),办公室成员由村民自己选出,是自主管理旅游的全权机构。现有管理人员21人,成员主要由村两委成员以及村民小组组长组成。旅游接待办公室核心小组由村两委三年一届选举出来的负责人组成,其余管理人员为村民每年一届选出的各小组组长。村旅游办的职责主要包括接待游客、管理村寨、对村民宣传教育、与上级旅游主管部门联络以及管理村里旅游收入与分配。      

村委会和旅游接待办公室成员均由全体村民选出,村委5年一届,旅游接待办3年一届,由全体村民选出。因此旅游接待办对旅游的管理与决策基本上代表了广大村民的意愿。如果在管理和决策过程中,村民认为对旅游接待办管理成员不公正不尽职,村民可以向接待办或村委反应情况,要求旅游接待办改进有关管理与决策。实际上,村委会和旅游接待办公室是两个班子、一套人马,二者成员互有重叠,共同承担起旅游的管理和运作,村民也基本上把村委会和旅游接待办视为同一组织。

作为一个规模不大、人口不多的苗族自然村寨,从1986年开始进行旅游开发起,重大旅游事务一直是村委会、旅游接待办公室通过召开村民大会,民主协商决定。尽管在协商的过程中,也有过村委会、旅游接待办管理人员和村民之间对各种问题的热烈争议,但重大旅游决策必须由村民共同决定却成了一种习惯。因此,村民对旅游的管理与决策参与非常高。

二、“工分制”社区参与旅游模式对社区经济的积极影响

1986年开发旅游前,上郎德苗寨基本上依靠传统农业为生。但随着后来旅游业的发展,上郎德苗寨的经济状况有所改变,旅游收入逐年增长。(见表3)。

3 1986年——2005年上郎德苗寨接待游客数与历年旅游收入

    

国内游客(人)

国外游客(人)

 游客总数(人)

旅游收入(元)

  1986

   856          

   90

   946

  5676

  1987

   978

   210

   1178

  7068

  1988

   1355

   350

   1705

  10230

  1989

   1427

   389

   1816

  10896

  1990

   1400

   353

   1753

  10518

  1991

   1559

   329

   1888

  15104

  1992

   3369

   662

   4031

  32248

  1993

   1912

   437

   2349

  21141

  1994

   3846

   662

   4472

  35776

  1995

   4820

   558

   5378

  47024

  1996

   4059

   642

   4375

  69036

  1997

   4836

   917

   5753

  69036

  1998

   5418

   564

   5982

  71784

  1999

   5169

   843

   6012

  72144

  2000

   5590

   948

   6538

  78459

  2001

   3358

   910

   4468

  67020

  2002

   5460

   1737

   7097

  81900

  2003

   9602

   1612

  11217

  168210

  2004

   12118

   1742

  13860

  236700

  2005

   22916

1810

  24726

  370890

资料来源:根据上郎德旅游接待办公室

尤其自2003年后,随着贵州旅游业的迅猛发展,到上郎德苗寨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在旅游旺季,上郎德苗寨平均每天都要表演56场以上。以2009129日的数据为例,当天村民共接待了3个旅游团,团费收入1900,其中拿给村民分配的有1425元,当天共有117户村民参与抢工分,最高的每户可拿到38 .66元。(见表45

4    上郎德苗寨旅游收入统计表                         2009129

项目名称

1

2

3

合计

表演收入(元)

700

600

600

1900

集体提成(元)

175

150

150

475

应分配额(元)

525

450

450

1425

总工分合计

2931

2647

2646

8824

资料来源:上郎德村旅游接待办公室

 

5       上郎德苗寨旅游工资发放额数表         2009129

金额(元)

  

金额(元)

陈正德

  63

 10.87

陈光华

  60

10.45

陈俊彰

  34

 5.91

陈玉光

  30

  5.19

陈绍林

  14

 2.38

陈庆龙

  24

  4.19

陈国荣

  0

 0

陈通华

  114

  19.68

陈者送

  53

 9.19

陈勇金

  129

  22.33

陈正久

  133

2301

陈民军

  81

  14.02

陈正文

  65

 11.17

陈光和

  138

23.94

陈忠正

 12

 2.04

文妮者

  223

  38.66

陈绍华

  79

 13.73

陈国玉

  88

  15.23

陈服金

  58

 10.02

陈正华

  36

  6.23

陈明勇

  48

 8.38

陈正伟

  75

  12.98

陈正金

  36

6.23

 

  0

  0

资料来源:根据资料整理

具体到社区每户居民,其旅游经济收入由这么几块构成:

一是村民参与集体分配收入。主要是歌舞表演所得收入,由于每场歌舞表演每位村民都有权利来参加“抢工分”,故收入多来多得,少来少得,不来不得,收入多的人家每月收入可达一千二三左右,少的人家也有两三百。

二是家庭旅社和“农家乐”餐饮接待。据陈村长介绍,目前整个寨子能够正常提供住宿的家庭旅社共有26[1];由县旅游局挂牌“农家乐”进行餐饮接待的有12 [2],但每逢“春节”、“五一黄金周”、“国庆黄金周”、“苗年节”几个特殊时段,游客较多,寨上其他人家也留客住宿或搞餐饮接待。由于各家所处的地理位置、开办家庭旅社和农家乐时间的长短以及卫生条件的不同,每家的住宿收益也各自不同。总的来说,开办的时间越长,卫生条件越好,周边环境越好,其住宿率和收入也就越高。差的人家每年这两项的收入在两千左右,好的人家可达上万或者更多,如阿明家和老支书家,平均年收入至少在一万元以上。

三是工艺品销售,目前寨上共有85户人家[3]进行工艺品销售,进行工艺品销售的全部是女性。目前,村民在工艺品销售上,每个月户均收入200元到500元之间。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以“工分制”为基础的社区参与旅游给上郎德苗寨所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收益。仅1986年至1999年这十多年间,上郎德经济收入就由人均205元增至1500元,电视机由5台增至77台,缝纫机由20部增至97部,自行车由15辆增至62辆,手表由10多块增至400多块,银饰由15套增至118套,每套约值5000元人民币。 [4]如今,上郎德苗寨的经济情况更是今非昔比,家家户户几乎都有电话和彩电,且大部分人家用上了液化灶和电磁炉。生活水平和周围寨子相比,应该说是最高的。

旅游学家普瑞提(Pretty)认为,社区参与可以划分为象征性参与、被动式参与、咨询式参与、物质奖励式参与、功能性参与、交互式参与和自觉性参与七种类型,其中最高类型是“自觉性参与”。 [5]从上述内容我们可以看出,上郎德苗寨村民对旅游的参与已经达到这一程度,即能“自觉、主动、独立地”参与到民族旅游活动中来,通过以“工分制”为基础的全民参与方式,社区大部分居民获得了丰厚的旅游收益。

三、“工分制”模式对社区传统文化的正效应

弗克斯(Fox)曾说过:“旅游业象把火,它可以煮熟你的饭,也可以烧掉你的屋。”[6]可见,旅游业是一把双刃剑,既对目的地社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也对目的地有着很大的负面作用。对于这一点,我们并没有否认,但我们也应该承认,在全民主导旅游开发的目的地社区,旅游对传统文化的促进保护作用要远比那些只有少数人能参与旅游的社区好得多。诚然,在类似上郎德苗寨全民主导旅游开发的民族社区里,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文化商品化、文化舞台化等问题,但我们认为,以“工分制”为基础的全民社区参与旅游模式对上郎德苗寨传统文化传承与保护、拓展传统文化的生存空间都产生了更为积极的影响。

一是促进了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保护。美国旅游人类学研究者马康耐认为,现代社会由于种种原因,充满了“疏离”和“虚假”,真实已经不复存在,而现代社会的人对曾经所谓“自己的”的工作、邻居、城市和家庭不再留恋,而是产生了对他者“现实生活”的兴趣。游客的旅游经历就是寻求存在于工作和日常生活之外的一种真实。[7]因此,民族文化真实性的完好保护是实现民族旅游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上郎德苗寨进行社区参与旅游开发以来,大部分村民就意识到保护其文化真实性的重要性。“人家从那么远的地方跑到我们这里来,还不是冲到我们古老古代的风俗,(如果)这些东西没得了,人家肯定也就不来了。”“这些东西(指本寨文化)是我们苗族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要是保护不好,人家就不来了。”村民朴实的话语道出了自己对保护传统文化的意识。           

由于社区全民参与旅游的存在,在上郎德苗寨的旅游开发过程中,人人都能受益。因此,每位村民都能自觉地对参与到对本村的文化保护中来。为了进一步加强本村文化保护措施,经过全体村民讨论,20011月村里制定了《上郎德村村规民约》,《民约》就文化保护规定了相应的保护措施。例如,《民约》规定,社区内的吊脚木楼建筑物、杨大陆故居、民俗陈列室、杨大陆桥、花街路、寨门、水沟、水井、风景树木等寨容寨貌景观都是村民必须要重点保护好的对象。如果这些设施出现人为损害,若被发现,责任人要受到50元以上500元以下处罚。同时,为了保护吊脚木楼的完整性,村里明文规定,在本寨内村民一般不得修建以砖代木的楼房,如想修建此类建筑,须到村里划定的区域内修建。因此在整个村寨中,人们不会看到任何一幢砖瓦建筑。

“许多已被遗忘了的“传统”会因为偶然的因素而被激活。”[8] “工分制”社区旅游的存在不仅提高了上郎德苗寨村民对本村传统文化的保护热情,也使许多濒临失传、消亡的苗族传统习俗在上郎德苗族社区得到了再生,从而促进了本族传统文化的传承。

歌舞是苗族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现代化的过程中,由于年轻一代向往外部世界的繁华,在黔东南许多苗族社区,由于很多苗族青年外出务工赚钱,使得苗族歌舞处于半死不活的困境。但在上郎德苗族社区,由于社区参与旅游的存在,社区居民对苗族传统歌舞继承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和别的苗族村寨相比,这里的大部分男性青壮年都会吹芦笙,大部分妇女都会苗族歌舞。此外,为了鼓励本村儿童学习本寨民间歌舞,村里还制定了相关措施对之进行奖励,这极大地鼓励了社区儿童参与对苗族歌舞传承的热情。

吊脚木楼在苗族传统文化中也很有特色,这种纯木结构的建筑,多以杉木为建筑材料,由苗族能工巧匠自己设计建造,不用一钉一铆,全靠木尖锁眼架牢,经得起风吹雨打,常年不坏,堪称苗族建筑的一朵奇葩。但随着外来文化的影响,在一些苗族社区中,开始出现了一些砖瓦楼房,虽然人们修建砖瓦楼房这一行为无可厚非,但 “传统建筑的拆除和改变,会导致社区居民历史感的消逝及族群魅力的逐渐丧失,人们的生命记忆和族群文化认同会趋十淡漠,应有的民族自豪感也难以唤回。”[9] 旅游的存在,使上郎德苗族社区居民更加意识到传承吊脚木楼的重要性,当被问到“如果您想修建新房子,你会修成什么风格的住房时”,有80%的村民回答“修建吊脚木楼”,只有20%的人愿意“修建砖混住房”。

社区参与旅游也让苗族民间传统工艺“后继有人”。上郎德苗寨128户人家中,有85户参与了民族工艺品的销售,这些人家销售的工艺品虽然有部分是从附近的民族旅游工艺品市场采购来的,但也有织锦、绣片、银衣等部分工艺品出自当地妇女自己的手里,随着旅游的发展,游客对此类的工艺品需求量很大,这刺激了上郎德苗寨妇女学习刺绣和制作银衣的积极性。在调查的20位上郎德苗族妇女中,大部分都会刺绣和制作本族传统服装。

虽然她们制作工艺品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旅游参与,为了赚钱,但在客观上却起到了恢复传统、维持传统的作用。

二是拓展了民族传统文化的生存空间。在早期的旅游研究中,多数人类学家认为,民族文化旅游有着独特的特点,因而吸引了大量的游客,然而这些独特的民族文化往往也是最脆弱的,面对纷至沓来的游客,很容易出现文化商品化、异质化等消极现象,甚至最终会导致当地文化的消亡。特纳(Turner)和阿西(Ash)就认为:“那些在远离西方世界的地方发展起来的文化的审美、愉悦价值,很快就被游客优越的经济状况所吞噬……今天的旅游已经开始了消灭文化的工作。”[10]时至今日,持此观点的学者大有人在。然而,“文化的保存只有在文化传统与活生生的生活实践相结合中才能实现”。 [11]在上郎德苗寨的个案中,我们可以看到,旅游的存在不仅让文化传统不会轻易消失,而且还极大地拓展了民族文化的生存空间。

    苗族服饰文化可以说是苗族传统文化的精髓,苗族服饰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工艺精湛,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各地苗寨不管是苗族服饰的拥有量还是其使用频率,都在不断地萎缩。苗族传统服饰的穿戴已经对年轻一代缺乏足够的兴趣。在许多年轻人眼里,穿上这些古老样式的服装就意味着“落后”和“不时髦”,苗族传统服饰的生存空间也因此沦为逢年过节的象征性穿戴。然而,在上郎德苗寨社区,正是旅游的存在,使我们看到苗族服饰的生存景况却与上述情形极为不同,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村民每天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穿着各式的本民族服装。诚然,有人会认为这种穿着有损于文化的真实性,但这里的苗族穿戴本民族服装的频率较高却是不争的事实。在村里刚开始接待旅游团队的1987年,全寨仅有18套银饰盛装,而如今拥有130多套,平均每户至少一套。村里女孩子,凡是能登场跳舞的都有银饰盛装,有的多达两到三套,连出嫁时的盛装都准备好了。更重要的是,以前无人问津的苗族传统服饰,在旅游的刺激下,其潜在的商品价值得到了凸现,在田野期间,我好几次就亲自看到游客用很高的价格购买了传统的苗族服装。因此“在对民族文化的开发利用中,人们就既是在延续过去,又是在使过去在现在中得到显现,是在建立一种制度。”也“正是在制度化的运作过程中,民族文化中的物质、制度、观念文化才获得了一个能够继续发展的场所。” [12]     

结 论

许多乡村旅游项目的开发都位于当地民族社区,社区与旅游开发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而旅游的开发又必须依赖于当地民族才能得以实现。如果乡村旅游的开发只让少部分人受益,大部分人受损,那么不仅影响到社区本身的发展,而且还导致出“多克西现象”,[13]并有可能最终阻碍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在乡村旅游开发中,目的地社区居民对旅游全面有效的参与是实现当地社区发展与旅游业可持续发展“双赢”的关键性因素。

当然,对于上郎德苗族社区这种以“工分制”为基础的社区参与模式,外界也多有议论,例如认为郎德人“保守,发展缓慢”  [14],“ 从市场的眼光看,“工分制”缺乏活力。”[15]他们观念陈旧、固步自封,不肯尝试更有效率的现代管理经营模式,反而固执地采用运行了近20年的“工分制”。 [16]然而,凡事都一分为二,上郎德“工分制”制度肯定也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但我们认为,采取什么样的发展模式完全取决于当地人的自主选择,我们应该尊重当地人的发展自主选择性。既然工分制已经运行了二十年,就已说明这个制度具有一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至于这样的制度在将来是否还适应不断发展的旅游需要,或者是否被其他制度所替代,我们无从得知。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承认,通过上郎德苗族社区的“工分制”可以看出,“真正的参与是发展公平性的一个保证”。  [17]旅游开发并非只有一种模式,而那些所处于非主流社会的少数民族村民也完全有能力全面参与到旅游的开发中来。因此,上郎德苗寨旅游中的社区参与模式可以为解决我国乡村旅游开发中的社区参与问题提供一个鲜活的案例,并起到借鉴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2] [3] 村旅游接待办公室提供的数据。

[4] 吴正光:《保护民族村寨是弘扬民族文化的根本》[A],载《贵州世居民族研究》[C],贵州民族出版社, 2005年版,P.140

[5] See:Martin Mowforth and Ian Munt,Tourism and Sustainability:new tourism in the third world Routledge,London,1998

[6] Cited by Hitchcock,Michael,Victor T.King and Michael J.Gl.Parnwell(1993),Tourism inSouth-East Asia:Introduction pp.1-31.LondonandNew York, Routledge.1993.

[7] 转引自杨慧:《马康纳及其现代旅游理论》[A],载《思想战线》[J]2005年第1期。

[8] 马翀炜:《民族文化资本化的运用》[A],载《民族研究》[J]2001年第1期。

[9] 孙九霞:《 社区参与旅游对民族传统文化保护的正效应[A],载《广西民族学院学报》[J]2005年第4期。

[10] 宗晓莲:《西方旅游人类学研究综述》[A],载张晓萍主编《民族旅游的人类学透视》[M],云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P.6

[11] [12]马翀炜、陈庆德:《民族文化资本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P.224

[13] sited by Mason, Peter,Tourism Impacts, Planning and ManagementButterworth-Heinemann, 2003.pp.22-23.

[14] [15] [16] 参见李丽 王小梅:工分制”——郎德旅游的徘徊与坚守,金黔在线,http://gzrb.gog.com.cn/ system/2004/05/28/000619334.shtml

[17] 马翀炜、陈庆德:《民族文化资本化》[M],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P.48

  

载《贵州民族学院学报》,2010年第2期。





编辑: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民族村寨旅游开发场域利益主体关系及其博弈探析
下一篇:从苗语词语看苗族农耕文化
关于研究院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文化研究院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16002795号-1  贵公网安备:52263402522644号
联系电话:18308556057 邮箱:1051781841@qq.com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